嗝。

中也对太宰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这不好说怪谁,但硬要说得话,的确是红叶了。“搭档得有一个人是主导。”红叶这么说了。然后太宰和中也打了一架,为两人各自的领导位置。两人扭打在一起像争食的小兽,但明显的中也更不要命一些,或者说他更骄傲一些。在中也成功骑到太宰身上提起拳头准备打那张还未长开的,但也足够俘获一片怪阿姨的漂亮脸蛋时,太宰对他笑了笑。时至今日中也已经记不得那个笑里是藏了轻蔑还是自信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他也的确愣了那么两三秒。然后他输了。

在多年的搭档关系中,与其说是默契,不如说是对太宰的信任让他无暇顾其他,尤其是在战斗中。太宰曾形容这份信任像是主人扔飞碟,喊一声去,狗狗就会毫不犹豫的去叼。然后中也...

顾温突然就很想哭。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这和女孩子姨妈期间吃不到蛋糕一样难受。不过其实也可能他只是想要一个肩膀,子言那样的。但是再也没有了,所以他也哭不出来了。

我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两个人呢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亲子分】色块

喜闻乐见的车祸梗。其实我真的爱着他们。

他在笑。   
笑着兴奋的拉着我去玩蠢爆了的摩天轮;笑着在开着暖气宛若热夏的店里给我买冰淇淋;笑着在店外的寒风中把我偎进他温暖的卡其色大衣。   
他笑起来蠢爆了。我问他,你在笑什么,有这么好笑吗。他却一脸的茫然,说,因为开心啊,你不开心吗。  
果然这个混蛋蠢爆了。我装作嫌弃的甩开他转身过红绿灯,却忽略了闪烁着的绿色即将转红。   
他还在笑着。   
笑着抓住我的衣角往前推;笑着对我说,不要任性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笑着和我比着口型——“我爱你”。   
我踉跄了一下,勉强稳住身形,回头后番茄酱一样的红色鲜艳的铺散,蜿蜒的小蛇一样扭曲着。刺耳的声音混在一起,但...

愉快的见家长吧

*女装英有,注意避雷啊亲爱的各位~

*入教粮。暗搓搓打个教内TAG。

*题目与正文没多大关系。


“阿尔。一定要这样吗。”亚瑟皱了皱他那不太秀丽的粗眉毛,双手攥着一条米白色的——呃,连衣裙,有些自暴自弃的用了陈述语气询问身边一脸兴奋的看着他的阿尔。 “Of course !  亚瑟也不想和hero我分开对不对!反正只有这一次而已啦!”阿尔绽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了他引以为豪的洁白的牙。本人畜无害的表情此刻却看的亚瑟心里发毛,总觉得这是个大大的阴谋。

事实上的确也是。不过这是后话了。我想我们应该先得明白一下故事的来龙去脉。例如,为什么平时骄傲...

【米英】A4B5!

#本文又名腹黑总裁的小娇妻。 好吧题目和正文并没有多少关系。

#亚瑟视角


Chapter1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坐在琼斯集团总裁办公室的我心中想到的居然是上次王耀随口一说的话。我记得好像是死定了的意思*。啊。真符合我现在的情境啊。看着来来往往的琼斯集团的员工我竟然会觉得这个公司好像还不错。记得父亲说过这个公司可是自家的头号对头。不过也对。如果这公司不好的话怎么能和我们柯克兰家杠上呢。啊。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这都是我那个亲爱的哥哥斯科特的好主意。

我,亚瑟柯克兰。柯克兰集团的小儿子*,有三个哥哥。正值大学毕业。本来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是...

【米英】伦敦总是在下雨

现在是伦敦下午三点半。

 天空阴云密布,阳光吃力的扒开层层的乌云,试图挤出那么一点点。被扯成一束一束的碎裂的阳光懒懒的在地上画出几个暖黄的圆斑。可乌云还在不断地推移湮没难得的阳光。

要下雨了呢。

亚瑟有些心不在焉的漫步在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又抬头看看不怎么好的天色。啊,下午茶时间该到了吧。这么想着亚瑟也就漫不经心的转了个身,逆着人流走向平常不怎么去的咖啡店。

亚瑟走的很慢,有时停下来看看街边店家种的开得正艳的花。有时抚摸着趴在地上小憩的猫咪,温和的朝猫咪笑笑。说实话亚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隐隐觉得,他在等一个很重要的人。所以自己一定要耐心的等着,等着他那么...